枋克

圈名枋克,晚吟本命


你可怜我孤独一人,殊不知我乐在其中。

【羡澄】失忆·番外篇(二)

又名为金凌平行世界半日游_(:з」∠)_

对不起!!!我又改了一点!!!就是之前那几封信的内容_(:з」∠)_改了一下

梦游产物!!!!!!明天早上应该会修改的!!!

有不对劲的地方指出来就好!!!我会改正的!!!

有凌澄亲情向

正文

       又是一年行清节,金凌和往年一样在众人离开后蹲在地上神色怀念地看着江澄的坟墓。现在的他比以前已经沉稳了不少。江澄离开后,他更是与江边互相帮助,金家被管理得很好。

      他将手上剩余的纸钱压在墓碑前,而后站了起来,视野里闯进一抹素白与红黑。

    又是他们两个。

     金凌眸色一凛,“啧”了一声后面色变得不耐起来。

     之前在寻找江澄时偶然发现了晕倒的魏无羡,原本只要告知蓝忘机一声即可,但是金凌本着魏无羡好歹也是他大舅应当关心一下他的心情去查看了一下他的状况,将他翻了一下身后看到了他手里紧攥着的银铃。

     是江澄的银铃。

     江澄绝不会轻易将银铃落下,金凌和江家门生都清楚这点。

     舅舅一个人出来会不会遇到危险了?是不是被人找麻烦了?还是遇到了什么棘手的妖兽?不然怎么会把银铃落下?

     可是舅舅那么厉害,怎么会遇到危险?就算真的遇到了棘手的妖兽,他也可以回莲花坞找人啊。

    可是为什么要离开?……为什么要立衣冠冢?

     金凌不明白,心里着急脚下也不停着。然而寻找许久依旧除了江澄的银铃外什么都没有发现。

    只能去问问魏无羡他在哪里发现的银铃了。

    可是魏无羡醒来后,却是神智不大清醒的样子。无论是问他是如何摆脱蓝忘机到了那里,还是问他在哪发现的银铃,他都没有回答。只是目光涣散面容着急,嘴里一直念叨着“不会的”“他怎么舍得走”这些话。

    可是金凌不想等他恢复好了再问他,江澄已经消失了整整三天了,依然没有他的消息,唯一发现的线索就是他随身携带的银铃,叫他怎能不担心?

  
     金凌双手揪住魏无羡的衣领,沉声质问他知不知道江澄去了哪里。

    要不然银铃怎么会在他手里?

    “我好像……”魏无羡恢复了点神智,看着金凌的眼睛,慢慢说道:“我好像看到江澄他……他消失了……”

     金凌睁大眼睛怎么也没想到这个答案,将他狠狠往后一推:“你骗人!少胡说八道了!舅舅他怎么可能——”

     “是真的!……是真的……他就像燃烧殆尽的枯叶一样……变成灰了……飞走了……”魏无羡捂着脸弯腰蜷缩着突然发起抖来,蓝忘机抱紧了他,“他走了……他走了……”

     “怎么可能!”金凌红着眼眶吼他,“舅舅怎么会就那样子消失?!不可能的!舅舅说不定只是心情不好暂时离开了这……那一定是你的幻觉!你脑子不清醒不要乱讲话!”

     魏无羡突然又神经质地笑了。

     “嘿嘿,对啊,阿澄只是和小时候一样心情不好暂时离开散散心而已,等他回来了我再去哄哄他就好了。那都是我的幻觉,是我脑子不清醒,那些是假的,阿澄没有消失。都是假的,是假的,是假的……”

     蓝忘机看他精神不对劲,连忙带他离开了金陵台回姑苏治疗。后来魏无羡精神恢复点,知道莲花坞已经为江澄立了衣冠冢后时不时地会偷溜进江家墓园,蹲在江澄墓前跟不存在的江澄魂魄说话,一个人自言自语似疯魔一般,有时身上还会不自觉的聚集起黑色的怨气,蓝忘机无法打断他,只能在一旁帮他清除黑气防止他走火入魔。

    
    
       莲花坞阻拦不了二人进墓园,但是金凌并不希望他在江澄旁边碍江澄的眼,哪怕是在衣冠冢旁边也不行。

      金凌收回目光,不咸不淡地开口道:

      “含光君,魏公子,不知你们来我舅舅的坟墓又有何贵干。如若是回忆往昔大可不必,我看舅舅也已经不在意了。不如二位请回?”

      魏无羡踌躇了一下,眼神飘忽着似乎不敢看金凌的眼睛,可还是开口道:“金凌,我不会做什么的……我只是过来看看他——”

     “你来看他?”金凌突然恶狠狠地看向站在蓝忘机旁边的魏无羡,“你有什么资格来看他?请问你跟他什么关系?当初你不是不在意他吗?!观音庙里他那么伤心,那么痛苦,那么绝望,你却看都不看他一眼眼里只有你旁边那位!现在好了,他不在意你了,他走了,他离开了,你来看他做什么?有用吗?这样做你不觉得很无聊吗?你什么身份啊魏无羡,蓝家二夫人!在外请注意你的言行举止,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脚踏两条船呢!”

      “金凌,慎言!”金凌说得越来越过分,魏无羡低着头靠在蓝忘机怀里颤抖,蓝忘机只觉得心疼,忍不住开了口。

      “呵,”金凌移开目光,冷冰冰地开口,“麻烦你们离开,我舅舅不想看到你们两个在这里腻腻歪歪的犯人恶心。含光君也请注意一下在外的举止,云深不知处的雅正可不是做做表面功夫的。”

     蓝忘机皱眉抿嘴看着他不作反应。

      他真是越来越像江澄了。
       魏无羡看着越发毒舌的金凌恍惚了一下。

      刚被献舍回来的他心里真的只有蓝忘机,那时他真的以为他能放下过去的一切,一切过去的人和事物。

      但他错了。

      
       随着魂魄的进一步稳定,他的记忆也慢慢清晰。他想起了以前在莲花坞的点点滴滴,想起了过去在莲花坞生活十多年的细枝末节,于是那时唯一活着的江澄在他心中慢慢和蓝忘机地位相平甚至更高了。

       他也曾想过和江澄和好,可是现在的江澄和过去的江澄也有些不一样了,他害怕江澄不会原谅他了。
       他害怕他道完歉,江澄会自揭伤疤嘲讽他,也嘲讽他自己。
       他真的不想再回忆一次以前的事情,也不愿让江澄回忆了。

      然而他还没来得及和江澄和好,江澄就离开了。

      

      魏无羡深深地看了一眼江澄的坟墓,扯了扯蓝忘机的袖子:“蓝湛,我们该走了。”
     之后还会回来的,就是不知道他会不会原谅我。

      “嗯。”蓝忘机御剑和魏无羡一齐出了莲花坞。

       

      “呵。”

     金凌冷眼看着他们离开后又慢慢蹲下来,抚了抚江澄的墓碑。

      他当然知道那其实不能全怪魏无羡,过去的事情只有他们自己才清楚,自己作为一个晚辈和局外人根本没资格评论他们。

      可他就是气不过啊,他就是不舒服。

      舅舅为他付出了那么多他凭什么都没感觉到啊?要是当初魏无羡那怕分一点点心给舅舅,舅舅也不会伤心离开了。

      金凌坐在墓旁,无力地靠在石碑上。

      他并不相信舅舅是逝去了,而且江澄给他的信上没有提及“江澄”亦或是“江晚吟”,只是用“无名氏”来代替,并要求立一个衣冠冢。

      舅舅什么都没带走,他能去哪里?为什么要立衣冠冢?为什么不说他是我舅舅?这些金凌都不明白,也无从得知。

      要是可以再见到舅舅就好了,哪怕一次,一次也行啊。

      莫名来的一股困意来袭,金凌眼皮开始打架,终是支撑不住,睡了过去。

      惨兮兮,睡在墓园,要是舅舅在一定会被骂的。

      睡过去之前金凌还忍不住在心里怀念了一下之前自己n次差点失去双腿的感觉。

      

     然而他刚睡着,就掉到了水里。

      好在水不深,而且他会泅水,但还是被呛到了。

      好不容易爬上了岸,金凌环顾四周发现这个地方还蛮熟悉的,虽然感觉不太一样,但他还是能认出来这是莲花坞管辖内的水域。

      怎么到莲花坞了?

     他看了看自己湿漉漉的衣服,紧紧贴在身体上还真是不太舒服,叹了口气后还是决定先去找江主事换件衣服再查原因。

     正要起身离开,突然两个人的身影闯了进来。

     一紫黑,一红黑。

     是舅舅!

    …………和魏无羡。

     金凌瞪大眼睛愣在原地看着他们朝自己跑过来。

    “是阿凌?!”江澄一跑过来就抓着金凌的肩膀,打量着自己许久不见的外甥,发现他人很好后松了口气,随即松开了手看着目瞪口呆的金凌道:“你怎么到这来了?”

      “舅舅……舅舅,真是你?”金凌好不容易才控制住自己声音里的颤抖,目光眷恋地看着江澄,“舅舅,你真是舅舅?”

       江澄听后拧了拧眉头:“不然呢?”

       江澄刚说完,金凌就扑了上来紧紧抱着江澄的腰不松手,脑袋埋在江澄颈窝上。

       江澄僵硬地看了眼魏无羡,这时才想起来金凌并不知道自己去了哪里,而后回抱住他又歉意地摸了摸金凌的头,轻声说道:“抱歉阿凌……我——”

     “舅舅你为什么丢下我?!”金凌埋在江澄怀里闷声打断了他,“你知不知道你不在我有多想你!大家都特别特别特别无敌想你!江边师兄还总骂我!而且我一点都不想跟金家的那些老家伙打交道!你不在他们就知道欺负我!”他几乎是吼出来的,而且可以听地出来他非常的委屈。江澄听着这话却笑了。

      金凌不管长多大了,一到了江澄面前却还是像个孩子一般,该撒娇撒娇,该埋怨埋怨,完全没有宗主样子,像一个长不大的孩子似的。

     如此便好。

     江澄目光温柔,摸了摸金凌的头:

     “我记得走那会儿你也过了弱冠之年了吧,还欺负你?我看是你欺负他们还差不多了。”江澄拍了拍金凌的背,“还不起来?这么大的人了还哭哭啼啼地成何体统?让别人看见还不笑话死你。”

      这真不是江澄嫌弃金凌,实在是他长得太大只了。金凌已经和他差不多高甚至还要再高一点点,而且金凌抱他时因为太激动用的力气贼大,就算不管魏无羡渐渐低下去的嘴角以及他越来越低的气压,为了他自己的身体他还是决定要金凌先放开自己。

      “哼……”金凌噘着嘴不情不愿地放开江澄,又看到旁边的魏无羡笑着看着他们,感到一阵恶寒。想到那人之前的所作所为,金凌更是来气。

      “你在这里干什么!”金凌没好气的一把江澄拉过来躲在自己身后,气势咄咄逼人,“含光君呢?他怎么会让你一个人来莲花坞?莲花坞不欢迎你,你也不许跟着舅舅。”

     然而金凌还没等到魏无羡发声,江澄先替他说话了。

    “阿凌,怎么跟你大舅说话呢?”

    “舅舅!”金凌转过头盯着江澄嗔声怪道,那眼神似在提醒他舅舅不要忘了之前魏无羡对他做的事。

    “他不是莫玄羽,”江澄看着他的眼睛怔了一下,叹口气拍了拍金凌的肩膀,“他是魏无羡。”

      金凌眨了眨眼睛,似是没听懂。

    “他不是那个魏无羡,他不一样。”

  

    “可是——”金凌还欲继续争辩,江澄笑着跟他摇了摇头。

     看来这是不打算告诉他了。

     金凌有点失落。

    “好吧……”虽然对魏无羡还是有点意见,但金凌还是决定听江澄的。反正舅舅肯定是对的。

     “啧啧啧,阿凌,你真是太伤大舅的心了,”魏无羡一边说一边把江澄拉了过来,“我们好不容易偷个懒来这两人私会都能捡到个侄子,阿澄你的运气非同一般呐。阿凌你要不要先去换身衣服?现在金陵台的宗主可还不是你,你要是穿着这身衣服出去肯定要被别人说的。”

      “你别叫我阿凌,恶心死了!”金凌瞪他一眼,随即疑惑道:“金陵台的宗主现在不就是我吗?你在说什么啊。”

      “嗯,阿凌,现在这里的金宗主……的确不是你,你江边师兄现在也不是宗主,他甚至不知道我离开了……”江澄犹豫了一下,看着金凌充满疑惑的大眼睛说道:“说来复杂,总之你不要问,先跟着我们会莲花坞去换身衣服,之后再详细道来。”

      金凌揣着一大堆问题跟着江澄他们进了和之前看起来不太一样的莲花坞,看到了不那么沧桑的江主事,期间还碰到了不少看起来面生的江家门生。

      他们偷偷摸摸去了江澄和魏无羡的房间,并且由魏无羡去向江主事要了一套校服给金凌。因为金凌属于金家人,身份实在特殊不好糊弄,而且他与金子轩又太过相像,难免会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换好校服后,江澄又顺便用一根紫色发带帮金凌扎了个江家特有的丸子头。

     魏无羡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江澄站在一旁吃醋得紧,整个人都要散发出一股酸味了。

     “澄澄~你都没有帮过我绑头发……”魏无羡说着就要黏上来,江澄立马给了他一脚止住了他的动作。

     “闭嘴吧你魏不要脸,跟侄子吃什么醋啊。”江澄继续专心给金凌绑头发。

      吃醋?吃什么醋?这谈话怎么听着有点怪怪的?

      金凌表示不开心,而且并不想知道为什么。

     

     “扎好了,”江澄后退了一步,“在这里你的名字是江凌,是江家的一位门生,银铃绑在腰带上,这样别人就不会怀疑你了。”

     “可是舅舅,”金凌转过身问他,“我为何不能告知别人我的身份?”

     “看看这本书,仔细研究一下里面的那个奇特的禁术,你就知道了。”魏无羡从旁边桌子上拿来了一本书,封面都快要烂掉了,还写着什么奇神异闻录。

      

      金凌乖巧地坐在一旁翻着书时不时地抬头看一眼江澄,江澄就站在旁边看着他,魏无羡紧挨着江澄,与他轻声耳语道:

      “阿澄,我们要不要……让阿凌见一下师姐他们啊?”

 
      “……”江澄犹豫了会,面露不忍,同样轻声道:“还是别吧,不然回去时怎么办?”得到又失去,那种感觉实在太残忍了。更何况是几乎从来没有印象却又实实在在很爱自己的至亲,简直让人痛不欲生。

      “嗯,的确……”魏无羡搂着江澄的腰,蹭了蹭江澄的脸,“也不知他回到那个没有你的世界后怎么办,反正我是绝对受不了的。”

      “……”江澄没有再回他话,魏无羡紧了紧揽着江澄腰的手,看着金凌也不再说话。

过了约两个个时辰后————

  
     “所以舅舅,”金凌合起书,严肃地看向旁边的江澄,“你是被传送到这边来的?”
       

      “嗯,不错啊,看懂了。”魏无羡笑着调侃了一句。

      然而金凌并不理会他,继续说道:“然后我是特殊情况,因为行清节,而且还恰好离舅舅你的墓碑太近所以被还没来得及合拢反而因为节气特殊被撕裂的裂缝整个人都过来了?”金凌眨了眨眼睛,“这怎么可能?”

     “特殊情况罢了,万事皆有可能。”江澄拍了拍金凌的肩膀,“既然来了这边就先在这边玩,等回去了之后就再也来不了了。”

     “再也来不了了?”金凌眨了眨眼睛,小心翼翼地挪到江澄旁边抬头看着他扯了扯他的衣袖,“舅舅……你不能跟我一起回去吗?”金凌后又伤心地低下头,“不然我会很想很想你的。”

     “呵……”江澄看着他无奈地笑了一声,金凌抬头看向不确定他是否同意,但眼里的茫然与欣喜还是夹杂在一起,看得江澄心生惭愧。

 

    “……我是来填补这个世界的空缺的,是被人算计着到了这里,”江澄摸了摸金凌的头,又想起那心魔消失前的嘱咐,嘴角上扬,眼里含笑,“不过他也是好心罢了。只是我真的走不了了。”

      看着金凌眼里暗下去的光,江澄突然又板起脸重重地拍了一下他的后背严厉说道:“你不要告诉我堂堂金宗主连这个都忍受不了!这点本事都没有以后如何与那群老狐狸斗?!每个人早晚都会离开的,你连失去都接受不了,算哪门子的宗主?!废物一个!”

      “舅舅!可我就是会想你!”金凌眼眶倏地变红,像是受不了江澄这样严厉又似无情的态度。

     “回不了就是回不了,大不了忘记就是。”江澄忽的又冷静下来沉声说道,魏无羡分明瞧见他红了眼眶。

     “既然改变不了就学会接受它,这样简单的道理还需要我讲?”金凌看着江澄,恍惚间像是回到了少年时期被舅舅揪着教训的时候。

     “……不用,”金凌吸了吸鼻子,“我懂。”

     “如此便好。”江澄看了看金凌低下去的头,依旧是摸了摸他的头后叹了口气,斟酌了一下语句,温声说道:

     “阿姐她们……嗯,也就是你的阿娘和阿爹……他们今日回来了——由你自己决定,看要不要去见见他们。”

     魏无羡从刚才起便一直看着江澄,而且两人心有灵犀,自然也知道他即将要说什么。

     这是阿凌唯一一次机会可以见到阿姐她们,应该由他自己来决定,而不是他们。

     江澄心里临时改了想法,并且他相信魏无羡跟自己一样。他看向魏无羡,后者朝他点了点头,他又看向陷入挣扎中的金凌。

     这很残忍,但选择权在自己手上。

     “……我不去。” 金凌看着明显愣了一下的江澄垂头说道:“……我在想,如果从没拥有,是不是就不谈做失去了。”  

    “……嗯,”魏无羡眼神复杂地看着金凌,重重按了一下他的肩膀似是安慰他,又拍了拍江澄向门外走去,“不见比较好,免得等会儿走的时候还不舍得……要到用午膳时间了,先吃完再说。你们待在这叙叙旧,等会儿我把饭菜端过来。”

    “好。”

      待魏无羡离开后,江澄开始询问金凌最近莲花坞发生的事来转移他的情绪。知道那边世界从他走后又过了五年金凌才过来这边的,而这边还只是过了两年,金凌现在竟是比自己还大。金凌又说了自从江澄离开后,蓝曦臣似丢了魂一般迷茫了好一阵子,后又醒悟依旧做着一个好好宗主。江澄笑了笑说不必在意,蓝宗主这是真把他当朋友了。

      他俩聊了许多事情,虽然江澄有意避开关于魏无羡的事,但自从金凌知道江澄是愿意离开那边后倒对那边差点疯魔的魏无羡有些同情起来。

     “舅舅……那边的魏无羡……你不想问问他怎么样了吗?”金凌小心翼翼地揣摩着江澄的神情,然而他脸色不变,淡然开口道:

    “魏无羡?他怎么了?”

     “舅舅,你离开后,他差点……差点就疯了,”金凌想起了魏无羡某一次神志不清导致温宁失控后的模样心有余悸,“他好像……也很想你。”

      江澄端茶的手一顿,随即嘴角现出一抹苦笑。

      当初他在的时候一点都不被在意,等离开了后反而还被珍视着,真是怪。

      但江澄已经不在意那个魏无羡了。
      他已经有他的魏无羡了,属于蓝忘机的魏无羡就让蓝忘机操心去吧,反正蓝二也乐意。

       江澄喝了口茶,并没有接话。然后扯到了江边身上,两个人又聊起了关于江边的终身大事的事情。

        远在另一边的江边无故打了个喷嚏。

       魏无羡终于回来了,江澄简直要被饿死了。

       三个人每人一碗汤,金凌除了小时候喝过江澄煮的莲藕排骨汤外再没喝过其他人煮的汤,小小的抿了一口后眼睛一亮,惊喜道:“舅舅!这个汤和你煮的一样好喝诶!”

      “好喝就多喝点,”江澄把自己那碗推了过去,“这是你阿娘的手艺,我是学她的。”

     

      “嗯。”金凌却是小口抿着小心翼翼地喝着,一直到碗底。江澄看着他心里酸涩不已。

    

      “你啊……长大了,”江澄又顺手摸了摸金凌的头发,“你很棒,江边也是。”

      金凌抬头红着眼眶看着他。

     “抱歉啊……明明那个时候你们都还小,我却把担子扔给你们了……真是个不合格的长辈,别怪我。

     “幸好蓝家光明磊落,泽芜君人也好,四大家族现在互相抑制互相帮助,倒也还算天下太平。

     “只是之后,不能陪在你身边了。”

      江澄俯过身去抱住金凌,金凌颤抖着回抱住江澄。     
      他感觉自己要走了。

      “替我跟江边说声抱歉吧,”江澄哽咽着继续说话,“你不是一个人走的。你还有蓝家那两个小子陪着你,江家所有的人也会陪着你,再不济你把魏无羡那小子拖到金陵台去,总该不会是一个人的。”

      “呜呜……”金凌已经忍不住哽咽出声,他感觉到自己正在被拉扯到另一边去,虽然他很不想过去。

     “好孩子……”江澄一遍又一遍地抚着他的头,“替我跟魏无羡说一声,过去的事不必再提了,忘记也好,不在意也罢,都不重要了。好好生活下去,如此便好。”

      “这是我的剑穗,把它送给你啦……”

      “阿凌……阿凌,永别了……”

     

       “舅舅!”金凌猛的睁眼,发现自己正跪靠在江澄墓旁,手里的紫色剑穗显目得刺眼,似乎在提醒着他刚才的一切都不是梦。

      金凌攥紧了江澄的剑穗,慢慢起身向外走去。

      意料之中碰到了魏无羡,以及蓝忘机。

      金凌看着魏无羡说起了江澄让他给魏无羡带的话:
      “过去的事不必再提了,忘记也好,不在意也罢,都不重要了。好好生活下去,如此便好。”

     金凌顿了一下,继续说道:“这是舅舅让我告诉你的。”

      看着魏无羡因错愕而瞪大的双眼,金凌继续面无表情补充道:“舅舅是自愿离开的,他之后也不会回来了,你不必再来了。他找到了他的归属,他没有继续等你了。你走吧。”

      金凌说完后便掠过他们径直离开去找了江边,然后继续一个人生活下去了。

      不,不是一个人,是很多人,很多人一起生活下去了。

      金凌在房间里看着窗外,大雪纷纷扬扬。

     舅舅现在很幸福。我也是。所有人都是。

       如此便好。


————————完结————————

墨迹了这么久终于完全完结了,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了_(:з」∠)_……

没有过多描写关于原著魏哥的场面,因为我只看过一遍原著之后也不敢看第二遍以及漫画和动漫了……一看小说时就很喜欢澄儿,所以不敢看第二遍……原著魏哥知道的不多,都是参考从其他同人里的描述的。如果是按照原著的话,我倒觉得他有点薄情……

个人观点而且不全面_(:з」∠)_勿喷

阿凌虽然没有舅舅陪了,但身旁还是有很多人的。

     
 江澄抱着即将离开的金凌时的神情就跟在莲花坞覆灭时虞夫人抱着江澄的神情一样,毕竟都是永别的了……_(:з」∠)_

虞夫人和江枫眠还活着,江澄是被慢慢培养着成为下一任宗主的(虽然他不用),所以才说他俩好不容易放个假偷个懒这样子
 这个世界里,江澄他们回去一年后因为温家要在各家设置监察寮所以大家就反了,金光善摇摆不定被人杀了,于是金子轩上位(姐夫和金光瑶的关系不错的),大家一起反了。好在各家齐心协力,终是将岐山温氏消灭(温宁他们被魏无羡和江澄给转移离开了,后来给他们改了名留在江家,阿苑也是在江家,不过后来还是把他送到姑苏去了,因为他喜欢……嗯……)
 反正就是大家都好好的除了个别人不太好之外_(:з」∠)_
 顺便说一声魏哥和澄儿特意去捡了薛洋回来_(:з」∠)_之后就是一枚根正苗青好青年薛洋小朋友啦ww
 真好

有不对的地方一定要指出来!!!!!

就酱

     

      

      

      

评论(11)

热度(104)